秋风不起

欢喜世界

今天去买了酱香饼,咸香,黄灿灿的,味道挺好。但想到以前一中门口的那家,便有些心情不好。
酱香饼,汁要浇透。艳得快紫红了,才够颜色。一口咬下去,淋漓。

惶惶

有时间就写,没时间就算了,毕竟大纲什么的,都没有。

一、

今年的冬天格外冷,周泽楷抱着一摞书,带着一身寒气,急匆匆地穿过学校长长的林荫道。枯黄的树叶快要掉光,唯独寥寥几片将落不落。

周泽楷呼出一口水汽,冻得有些发白的脸埋进宽大的格子围巾里,老远看去,像是一只被包裹得圆滚滚的仓鼠。

孙翔隔老远看了他半晌,才唤:“周泽楷,”周泽楷一个激灵,抬起头有些呆愣愣地朝他看。

孙翔不畏寒,冬天也穿得少,他长得高,在一大群裹得厚厚的学生中间,着实打眼。周泽楷望着他,孙翔眯着眼朝他笑,于是他便也有了稀薄的笑意。

“快走、快走,我定了饭店”

孙翔跑过来,替他紧了紧围巾,极自然的拖着他的胳膊走,眉目之...

好想哭泣啊。眼泪可以冲刷痛苦吗?是我让自己痛苦,还是别人呢?
好厌恶啊。你很让我厌恶,我也让自己厌恶。
你多讨厌,讨厌到,一想到你,就觉得是寒风铸造了心脏。

絮语

闲来无事的时候,想想,似乎在我的生命中,总是倾向于有些悲剧式的人物。

像是一个宿命,看着见他的影子,追不上。

像是夸父永不停歇的脚步,天边日光。

遥遥

 

 

耳语:

永远贯穿于我和蚕太的故事中间的,大概是我对马的执念吧🤔

文件另存为:

 @耳语 《重山不度》(之前宣传图那张图被我自己给毙了!)

楼诚only首发(C1-C2),通贩上架大概4月中下旬。

之前预售没拍,想要场贩或者通贩入手的可以评论给我留个言,么么哒

晴日

在一年秋天的时候,吴邪捡到了一只猫。

它像是突然出现在街头的,亦步亦趋,跟着他走了很久的地方。

吴邪蹲下去看着它,猫也抬起头盯着,碧色的眼瞳静静的。

“你跟着我干什么呢?”吴邪认真的说,“我不是鱼,我也没有猫罐头”。

黑猫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了吴邪的指尖一下,温热的,像是春风中第一枝吐出的黄蕊。

吴邪笑起来,挠了挠他的下巴说,“那你和我回家吧。”


然后,家里多了一只叫“黑小猫”的新成员。

张起灵......

吴邪起这个名字的原因有三

第一,他很黑

第二,他很小

第三,他是猫

的确是很简单明了的名字,很有吴邪的风格。

以上是听了起名原因的张起灵的想法。...

春风绵

张起灵收到吴邪来信的时候,塞外正是青草转绿的季节。洁白的信笺上,只有寥寥的几句话。浓醇的墨色氤氲在左角开得正盛的杏花,莫名的就有了些水墨画的味道。身后的白云打了个响鼻,似乎不知道主人为何会陷入比以往更深的沉默。


其实张起灵遇上吴邪,真的算的上是命运兜转。那时他刚得到世间罕见的一把古刀,却不知道消息从何传了出去,人大抵都是贪婪且残忍的。一批批的尘中客为刀去了又来。他虽不惧,却终究是乏了。这时,他曾在斗里救过的王胖子对他道他有一个好友,在西湖边开了一家小古董店,不是江湖人,家里却有些势力,寻常人不敢造次。建议他去避避。他记得王胖子当时硬将写了地址的条子塞给了他,他瞥了一眼,随即将...

浮沉事

 

  柳意生自''景和之乱''后,独自走过了许多地方。自沃野千里的吴州,至塞上的青草离离,饮尽北方寒冽的霜雪,也听过春意绵绵的江南雨声。

  在最终,却还是回到了和风细细的孟州。

  孟州的城墙极高,经过百年的风霜雨雪,仍巍然屹立,静默俯视。

  红尘千万里,突忽刹那间。

  柳意生晃荡在窄窄的巷道,回首望向身后的万家灯火,朦胧的光影重重叠叠,惶惶不见尽头。

  他的眼角被浮红的灯光映照,平添温柔,像是下一刻就将要绽放出一个微笑,却在转眼,又隐隐有了哀色。

  远远那边,乍起耀日烟火,绮华灿烂。

  阿晚,阿晚

  柳意生提着灯,眉间寂寂。

  如此迷绮盛...

相逢于世界

(二)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

医院里永远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,六楼的走廊狭长,却是与楼下几层不同的安静。一扇扇单人病房的门后,掩住的是一个个或悲或喜的故事。


一道门被悄悄地打开,随即小孩毛茸茸的头探了出来,瞧见空荡荡的廊间没有人,蹑手蹑脚地打算溜出去。


“呵,果然是想跑”一声调侃冷不丁的在头顶响起,炸的小孩一个轻颤,转过身,果不其然的是两位长身玉立的医生。


“溪哥哥,小木不想手术”。小孩扑进医生的怀抱撅着嘴卖乖,加之那肿得像小馒头的眼睛,的确很可怜。


医生蹲下身与小孩平视,白色的衣袍扬起一个角,看上去像一个将要飞走的蝴蝶。...

相逢于世界

(一)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好像每次只要一闭上眼,就可以听得见他淡淡的声音在耳边低低的响起。


在天光明媚的午后,尚还年轻的医生会赤着脚坐在欧式宽大的窗台上,放松了清瘦的身...

朝暮

初秋的天已有了凉意,你打工的时候透过印花的窗子,看见被秋风吹得摇曳的梧桐叶子,飘飘欲扬的可以听到它们发出沙沙的声响.天沉沉的,似是将要下雨.

你停下手中的活,开始思考是不是要去学校一趟.“嘿,学长“ 你的沉思被一个女声打断,不远处的女生挥挥手,示意你的手.你恍过神来,惊觉的看了看已煮好的咖啡,颜色黑透,香味浓醇,几点小小的灯光在微微晃动的水光里合拢又散开,无疑有极好的卖相.,

你挂起温良无害的笑容向女生道谢,果不其然的看见她羞红了脸.你往精致漂亮的杯子向泛着白沫的黑亮液体上画上漂亮的图案,同时又想向那正在开研讨会的某人再发一条短信.你将杯子放入白色的瓷盘端给那个不敢抬头看你的女孩...

桃花渡

南方的春天多雨,明明昨夜还是星烁满天,今儿个一开窗,便听得细雨打墙的淅淅沥沥。盖聂撑开勾勒着竹叶水墨的伞,走过青石板的小路,向西角的医馆行去。


街边的桃花正艳,三朵五朵地簇拥在一起,只觉得热闹,映衬着江南的白墙黑瓦,便有化去了那份冷丽的煞气。青白色石栏下的小河有早起的渔家女眉角弯弯的向他问好,吴侬软语自带清甜韵味,“盖先生,早啊”于是,盖聂便朝她点点头,眼光扫过随着水波一荡一荡的乌篷船,载着将隐未隐的月光悠悠地行驶在青青的柳色里。若有若无的薄雾弥漫在小镇,远远地会听到几声婴儿的啼哭伴着水滴落下的“嗒嗒”在水汽中交缠晃荡。


白衣医者脚步闲闲,转过装饰着朱红雕刻...

倏忽

如果说,吴邪这些年还有什么遗憾的话,便是在那一年,他越过长白山的茫茫大雪,却没来得及再唤一声小哥。

如果说,吴邪这些年来最欣慰的事,却也是,他在峰转处,得见那人安然步入尘世的模样了罢。

到临了,昔日老九门浓墨重彩的戏落下,戏台之下重新再穿上戏袍的解语花,曾在一个天光明媚的午后把弄着小巧的骨扇悠悠说道,“我们原本都以为吴邪你做的一切,是为了求得与他的一个果,到头来,原是我们错了,你竟说放下就放下了”。睡在西湖春光里的吴邪笑笑,“他有他的道,我有我的路,我能在他最孤寂,最疲累的时候的登场,陪他走得几载春秋,已是知足”。吴邪朦胧道,“所以,忘了就忘了吧。”

解语花转了转眼波道,“倒是我看不开了...

© 秋风不起 | Powered by LOFTER